止水仙尊抱着一摞册子走了进来,重重地放下,擦了擦汗道:“殿下,都在这了,玄阶六等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了,你先忙你的去吧,挑完了我再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咧,您慢慢挑。”他瞅了一眼嘴上一圈糕点屑的崔润,“呵呵,我一会儿让人给您再送些茶水糕点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止水仙尊笑呵呵地退了出去,轻轻关上门。

    门外,挤了一堆人,都是闻讯赶来的。

    百花殿,那可是修仙界第一人啊,又是绝色美人,谁不想看一眼。

    “真是好看!”有人忍不住发出感叹。

    “好看也轮不到你,话说,我听说她收的徒弟里有一个是萧元鼎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当年背叛了百花殿的那个萧元鼎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“哪个?”

    一群黑压压的脑袋往窗口挤去,活像一盘子卤蛋。

    “那个胖乎乎的?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眼神,萧元鼎当年怎么说也是修仙界的第一美男子,我看是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一群人的视线往萧湛瞧去……

    萧湛坐得端正,接过繁星挑选的任务单细细查看。

    身形修长,黑亮顺滑的墨发漂亮得让人咋舌,清澈明亮的浅棕色眸子,挺直的鼻梁、小麦色的皮肤、薄薄的嘴唇,精致绝美的五官,这俊容,这身段,当年见过萧元鼎的人当即就认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长得和他爹真像!”

    “不,更胜一筹啊!”

    “啧啧……”

    有几个低垂脑袋,对了对视线,八卦之火熊熊燃起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,传言是不是真的,说百花殿难忘旧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!别说,这种事放在心里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哎,我觉得还是百花殿好看啊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的视线顿时一律瞟向了在说话的繁星。

    修仙界,其实是不缺美人的,但凡修为高一些的,那个不是绝色,但一样是绝色,却鲜少有百花殿那样的风韵。

    那是叫人一见就难忘的美丽。

    这种美似带着流光四射的光芒,能叫除了她以外看到的一切都化作浮光若影,仿佛世间万物都及不上她那张动人的脸,更及不上她那一眼嗔意所展现出的华彩炫目。精致的五官,纤长的身形,一颦一笑间都好似画中人突然走出画纸落在尘世中,能清晰地映进每一个人的瞳孔里,而后再难抹去。

    修仙界的第一,不仅仅是修为,也是这份独一无二的绝美之姿啊。

    有人看着看着就开始吞口水了,也有人已经开始出现瞳孔放大被迷得找不到北的症状了。

    止水仙尊算是坚挺的,见人都被迷住了,赶紧赶人了。

    “走走走,别杵在这里,小心百花殿发现你们在偷窥,弄死你们。”

    众人顿时被吓醒了,百花殿的脾气也是仙门第一暴躁的,想活命还是赶紧离开的好,眼瘾过完也就完事了。

    门外总算是清净了,不然繁星真要动手了,掌心都凝聚出灵气团了。

    她抽出手中的一张单子道:“这个我觉得好,阿湛,阿润你们都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萧湛接过单子,崔润凑过去瞧。

    单子上写着:渊平镇的一家富户新买了一处宅院,翻修时,一到晚上荷花池中便会出现个女人,白色瞳仁,长发遮身,身无衣物,指甲很长还发黑,原以为可能是原来的房屋主人家出过什么事儿,让这荷花池里溺死过什么人,可这女人像活人一样,不像一般水鬼面容浮肿,五官很清晰,而且很漂亮,但是有时候她会莫名发怒,一发怒则脸部的皮肤开始退去,出现骷髅状,极其狰狞,头发也会疯长不止,还擅长制造幻境,将富户一家人折腾没法过日子了,尤其是家中长子本来就要成亲了,竟然就此病了,迟迟不见好。

    萧湛问道:“鬼怪作祟?”

    繁星笑了笑:“谁知道呢,去了才知道。你们记住,日后看这上面写的,只能信一半,不能全信,否则会吃大亏的。”

    崔润道:“若是个女鬼,又是长子病倒,那多半是这女鬼吸人精魄或是元阳吧?”

    “嗯,不排除这个可能。我觉得你们可以从这个任务开始,渊平镇离此地不是很远,御剑而去来回也就两天。”

    萧湛点点头,“师尊觉得好,那便是好。”

    崔润还想说再看看别的,女鬼什么的多吓人啊,但师兄都这么说了,他能说什么,便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就先接这个任务,办妥了再找下一个。这些单子,怕是够你们忙活三五年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就去?”崔润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赶早不赶晚,趁着还没天黑,早去早回。”

    “啊?我还没吃午饭呢。”

    繁星捏了个诀,将两个空了的糕点盘子在他脑门上漂浮,他要再敢提午饭,这盘子就会往他脑门上砸。

    崔润:“……”

    唉,有个严师就是那么的不自由。

    于是,崔润和萧湛启程前往渊平镇。

    繁星自然没跟着去,既是历练,她这个师尊跟着去像什么话,可是独坐了一个时辰,她哪哪都不舒坦,喝了三杯茶后,她回客栈找了狐蝶。

    狐蝶正在试穿新买的衣服,满屋子都是他穿过的衣服,散落的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“啥?你要去哪?”他揽镜自照扭了扭纤细的腰肢。

    “渊平镇!你别照镜子了,赶紧的!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真是的,不过去个地方也要我陪,你果然是……”他往她身上一个劲儿的蹭,“爱我?”

    “我只当你是马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渊平镇。

    这镇子比碧螺镇要大上不止一倍,乃是一处水乡,三面环河,码头林立,街上到处是脚夫,还有各处来此做生意的人。

    繁星下了地,沿路寻着那委托的人家。

    “姓陈……陈……”繁星一路看着门上的牌匾,“有了,陈府。”

    “搞了半天,你是不放心两个小鬼啊,有什么好不放心的,还要特地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废话,你要觉得闷,去买衣服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我要跟着你……”

    寻仙阁有禁妖的阵法在,他进不去,便没跟着,现在能跟了,他怎么可能不粘着她。

    “两个小鬼接的任务就是这屋子里的妖魔鬼怪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繁星用灵识略略扫了一遍这栋宅邸。

    扫完,她松了口气,对于她这个级别的修为而言,这屋子里有什么,她是一清二楚的。

    不过是个有执念的鬼怪,没什么好担心的,就看两个娃怎么处理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进去?”狐蝶问。

    “进去不就穿帮了吗,说好了让他们单独历练的,在外头守着。”

    狐蝶打了哈气,“你还真是瞎操心,真当是你自己生的了,处处保护,要我说将他们扔进万妖平原三个月,能出来就及格,出不来死了就是废物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不要我把你扔进百层妖塔里去锁着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百层妖塔,那是论剑大会时要用到的修炼之所,那里头关押着一大群穷凶极恶的妖怪,所有的妖在里头为了活都会日日大厮杀。

    那可是妖怪最不想进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就那么一说,我不废话了还不成吗,你别生气。”他捏了她袖子的一角,撒娇地扯了扯。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是废话,给我安静地守着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守着。”他脑袋一斜,像条狗似的将脑袋架在她肩膀上,安静极了,安静地都开始闭眼打盹了。

    繁星没管他,静静地守在宅邸外头。

    陈府内,主人陈大贵知晓仙师来除祟了,举家一起迎接,奉若上宾。

    “仙师,你们总算是来了,我这宅子再不治,一家老小都要丧命于此了!”

    崔润笑道:“都知道要丧命于此了,你还住着不走,胆子也很大嘛。”

    陈大贵被这句话给噎得红了脸,“这不是花了大价钱买的吗,要是走了,住哪?”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钱比命重要。”

    一家老小听到这句话,顿时都红了脸。

    商人本色,不见棺材是不掉泪的。

    萧湛问道:“府中的公子在哪?”

    “哦,在他的院中,他病了多时了,仙师可是有法子救?这可是我的长子啊,平日里多有疼爱,还望仙师能救他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去看过才知能不能救,带路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

    陈大贵赶忙喊管家带路,一起去了陈大公子的院落。

    萧湛对着崔润说道:“你去瞧瞧荷花池,可有什么异样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崔润独自去了花园,园中的荷花池十分醒目,因那水是黑的,还冒着一股奇怪的味道。

    他画了个阵法,光芒围着荷花池转悠。

    “嗯?没什么问题啊?”他又捏了个诀,漂浮到荷花池上,低头看着池子。

    这鬼祟若是在池中驻扎,阵法肯定会有反应。

    难道是他画错阵了。

    不可能啊,这个阵他画了不下百回了,闭眼都能画,虽说师尊不许他用阵,但是这中探测不用阵似乎不妥,反正师尊不再,先用着呗。

    他琢磨着要不要跳进池子里,游进去看看,但是这池水太恶心了,他有点不想。

    陈大公子的院落里,萧湛进了内室,刚进去就闻到一股浓烈的脂粉气,他蹙了蹙眉尖,问道:“这屋中居住的是男子,为何有那么浓的脂粉气?”

    陈大贵道:“肯定是哪个丫鬟涂抹的!”他顿时吊起眉眼,对着服侍的丫鬟们喝道:“少爷都病成这样了,你们还有闲情涂脂抹粉,臊不臊?”

    丫鬟们个个静若寒蝉。

    萧湛的视线往这些丫鬟们脸上身上溜达了一圈,没作声,径自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床上,陈大公子闭眼躺着,脸容消瘦,尽管皮肤因为久病暗沉无光,但任谁看了都觉得这是个美男子,且是个有些阴柔的美男子。

    萧湛放出灵识,细细查询了陈大公子的五脏六腑,发现他身体里有一股阴煞之气,但这阴煞之气不足以让他昏迷如此,而且他也发现他的精魄和元阳并没有损伤。

    这就有意思了,若是女鬼,不**魄,只让人昏厥,那她出来作恶个甚。

    “师兄!”崔润也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萧湛问的是荷花池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动静,看着不像有女鬼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萧湛蹙眉,觉得这事恐怕和他们预想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陈大贵见他不言不语,心急道:“仙师,这宅子可还有救啊?”

    “还未查实,难以回答,不过听说这鬼怪是入夜时出没的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之前荷花池想填埋了一些造个凉亭,她便出来,吓得一批工匠都晕了过去,她还时不时出来鬼叫,可叫完又不做什么就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等入夜了再说吧……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月影西移,一朵厚重的云悄悄将月光遮掩。

    崔润蹲在树上,萧湛隐藏在亭中,等着荷花池里的动静。

    汩汩……

    荷花池开始冒出水泡。

    两人精神一紧,盯着荷花池中心。

    很快,里头冒出个头颅,黑发披散,游来游去……

    崔润想动作被萧湛的一个眼神阻止了。

    等那东西接近池岸,准备爬上来时,萧湛一剑飞出。

    那女鬼抬起头看到剑光,猛然扎进水里,但是萧湛的剑气将她打了上来,她被挑飞,重重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崔润一见,赶紧收了布下的阵法。

    光牢一现,那女鬼看着就要被捉时,突然刺溜一下,竟然变成一团黑发没影了。

    “这什么东西!?”崔润跳下树,见只抓了一团黑发,气到了。

    萧湛道:“这东西,我似乎在鬼鉴上看到过?”

    “啊?看过,是什么?“

    “禁婆!”

    所谓禁婆,乃是女子生前遭人凌辱后被抛尸水中惨死,一缕怨恨不散在尸体中吸怨气而形成了禁婆,因在水中腐烂,化成骷髅,因此所有的怨念都藏在她的尸骨中,只要能破其尸骨,此物就会散去,否则便会在死亡之地的尸骨附近日夜害人,每逢月阴之日,她会上岸勾引男子,虐杀后拖入水中。

    只是这是宅邸中的荷花池,抛尸也不会抛在这种地方啊。

    何况前一任屋主,他来前也查过,并没有发生过类似家中有女眷失踪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嗯?啥?”崔润只爱阵法,对其他的东西一律不感兴趣,又哪会知道什么鬼鉴。

    “还不好说……你等着,我下去。“

    “下去!?可是师兄,这水很……”

    噗通!

    “很脏……”崔润默默吐出尾音,看着池水溅起的水,觉得自家师兄真是卯足了劲了。

    他只好在池边又画了个阵法,万一出事,他能将师兄给救上来。

    师尊,我可是为了救师兄才用阵的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