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。

    空间无量壁的风景已经逐渐的暗淡,很多人都在等待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那个进入空间无量壁的小子,能够活着出来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活着出来,之前进去的那些人都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,真不知道他一个九品灵皇巅峰的小子,是不是活腻了。”

    “正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,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,就算他不死在这里,岳家恐怕也不会放过他。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看着空间无量壁即将要消失,都纷纷的发出冷笑的声音,有些幸灾乐祸的大有人在。

    徐峰能够获得明婉儿的好感,这本来就是给他自己拉仇恨值的事情。此刻他们看着徐峰死在空间无量壁,自然无比的兴奋。

    “其实你们还别说,我觉得那个小子要是不死的话,还真的有可能成为八大少尊那样的天才。毕竟九品灵皇巅峰能够打败二品灵尊还真的不容易,而且他似乎还凝聚出八道杀戮大道,那才是让人震惊的。”

    有人觉得徐峰的天赋很不错,可是徐峰不知死活的选择进入空间无量壁,他们也忍不住有些惋惜。

    明婉儿站在那里,她温柔的脸上此刻全部都是焦虑和担心,她身上的灵力不断的流动,要不是木老拦住,她恐怕早就去空间无量壁了。

    “木爷爷,现在怎么办?空间无量壁都要消失了,徐峰还不出来?”明婉儿的声音有些低泣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明婉儿一想到徐峰可能会在空间无量壁之中,她的心就会有一种莫名的绞痛。

    木老此刻苍老的双眼也闪现出一些叹息,进入空间无量壁的人还没有活着离开的,那个小子难道真的是冲动了吗?

    “小姐,现在我们也没办法,只能够等等看。希望在空间无量壁没有彻底消失之前,徐峰能够出来。”

    木老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其实他自己都不太相信。这些年想要探查空间无量壁的人不在少数,可是下场都和徐峰一样,那就是从来没有再出现过。

    凡是整个圣城的强者都知道,这空间无量壁蕴含空间气息,进入其中那就相当于进入无尽虚空,等于找死。

    “木爷爷,那要是待会空间无量壁都消失,徐大哥还不出现呢?”明婉儿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苍白。

    她有些后悔和懊恼,要不是她邀请徐峰前来观看空间无量壁,对方也不会平白无故的飞进去,就不会有危险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应该知道,空间无量壁蕴含空间气息,进入其中就等于进入虚空裂缝,若是不能够在空间无量壁消失之前出来。那就证明极有可能已经被虚空吞噬,九死一生。”

    木老看着明婉儿那担心的目光,他也有些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可是,又有什么办法呢?

    除非这里有南宫世家的强者,能够划破虚空。

    “不不……不行,我绝对不能看着徐大哥送死……我要去看看……”明婉儿的脸色变化,身上灵力流动,竟然真的朝着空间无量壁飞出去。

    木老脸色大变,身上磅礴的气势爆发出来,他直接出现在虚空,一把抓住明婉儿的手臂:“小姐,你疯了?”

    明婉儿双眼流淌出泪水,“木爷爷,我的命是徐大哥救的,我不能看着他死。”

    明婉儿觉得要不是徐峰帮自己抵挡天劫,她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现在更加不能够置徐峰不管不问。

    “你这傻丫头,可是你现在飞进去空间无量壁,不就是等于送死吗?”木老有些心疼的看着明婉儿。

    他苍老的双眼之中带着决然之色,道:“丫头,你先去那边,我现在去空间无量壁帮你看看那小子,总行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行,木爷爷,你也会出现危险。”明婉儿听见木老的话语,她更加不想要木老出现危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岳家。

    圣城的三大家族之一,底蕴雄浑,随着这些年的发展,岳家的整体实力,已经隐隐约约的成为三大家族之中最强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岳家这些年,青年天才如同雨后春笋一般的涌现出来。壮年的强者,更是多不胜数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的一个庞然大物,在整个圣城当然是霸道无比。然而,今天岳家的二少爷,竟然被人重伤,生死未卜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这次家主会不会大动干戈,要知道家主可是最疼二少爷的。”有人忍不住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废话,我觉得那个重伤二少爷的人,恐怕会死的很惨。而且不只是他要死,就连他全家都要死。”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岳家一座金碧辉煌的院子之中,一个中年男子,他身上的气息深不可测,双手之间的虚空都是破碎。

    “不知死活的小子,竟然敢重伤我儿,我必然要你生不如死。”中年男子的眉宇间,透露出残忍的神色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岳强脸上有些微微的惧意,虽然岳和亮的受伤和他毫无关系,他也只是去碰巧看见。

    说起来,他还算是岳和亮的救命恩人。可是他对于自家的家主的性格,却很清楚,喜怒无常,杀戮残忍。

    “家主,二少爷醒了,二少爷醒了……”不远处的房间,房门打开,一个老者对着中年男子激动的道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的身影陡然消失在原地,就出现在一个豪华无比的房间之中,他来到床前,无比溺爱的看着岳和亮。

    呜呜呜……

    岳和亮苏醒过来,看着父亲的瞬间,眼泪不争气的哗哗的流淌下来,他双眼都是委屈和狰狞的杀意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就是岳家的家主岳安,也就是岳和亮的父亲。

    “亮儿,你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岳和亮闻言,更加哭泣的伤心,他牵动身上的伤势,忍不住发出疼痛的声音:“父亲,你可一定要给我报仇……我要亲手杀死那个人,我要他生不如死……我还要杀他全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亮儿你放心,无论是谁,敢伤害我岳安的儿子,我都会让他生不如死。”岳安对着岳和亮说道。

    他根本不在乎到底是谁对谁错,他永远相信,谁的实力强,谁就是对的,弱者永远都是错误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