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随着两个人坐下来。

    这心意酒楼的生意倒还真的不错。

    有很多人都纷纷来到心意酒楼坐下来。

    随着有人开始喝酒吃饭。

    徐峰悄无声息的已经来到心意酒楼。

    他找到一个地方坐下来,点了一些小菜。

    他不着痕迹的双眼扫过酒楼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落在不远处,那里靠近窗户的地方,坐着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二人必然是七块令牌的两人。”

    徐峰转移目光,酒楼的面积很大,他没有发现其他的人。

    他也坐在那里,耐心的在等待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。

    徐峰发现对面那个老人,还有那个国字脸的中年男子,他们已经开始在酒楼寻找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兄弟,不知道你来自哪里?”

    老者悄无声息的坐到徐峰的对面。

    徐峰看向老者,气定神闲的道:“前辈,在下来自夜城,不知道你去过夜城没有?”

    “夜城?”老者双眼都是一亮,笑道:“那可是一座很好的城市,据说那里有无数的美女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老夫不喜欢女色,也就没去享受过,若是以后有机会,去夜城一定要和小兄弟叙叙旧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前辈真会说笑话。”

    徐峰笑了一声说道。

    老者从对面起身,徐峰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反正他发现,老者几乎是一个桌子一个桌子的去坐。

    这老者也真是厉害,他接下来直接找出来三人。

    也就是那七块令牌,已经找到五个人。

    “诸位,还差两人。”

    老者的双眼里面带着疑惑,他自问自己已经足够的仔细,却还是没发现剩下的两人。

    “看来他们还没到?”

    那个国字脸的男子说道。

    老者却缓缓的摇摇头,道:“他们早就到了,只是我们没发现他们而已,我敢肯定那两人,就在酒楼之中,只是不知道是谁?”

    “哎呀,这天气真是炎热。”

    老者突然站起身来,他的双眼目光扫过周围的桌子。

    最后,他的目光停顿在不远处。

    那里坐着一个女人,那女人约莫四五十岁的模样,却显得风韵犹存,很是美丽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也站起身来,她朝着那个老者走过去,来到那张桌子边上坐下来。

    几人都是惊讶,没想到这七块令牌里面,竟然还有个女人。

    徐峰却发现对面的六人里面,有一个熟人。

    而那个熟人,就是昨天在赌斗擂台,想要和他赌斗的老者。

    他还真没想到,那个老者竟然也是令牌的获得者,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。

    老者时不时的目光就落在徐峰的身上,他的眼神闪躲,显然是有些忌惮徐峰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差最后一人了。”

    那个五品灵帝的老者,他的声音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随着他的话语响起来,那个中年女子,她的目光落在徐峰身上。

    “那最后一人,来的很早。”

    中年妇女的话语响起,其他的人都看向徐峰所在的方向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大吃一惊,难道那第七块令牌的主人,竟然如此的年轻,也难怪对方如此的小心谨慎。

    “哼,想不到只是一品灵帝修为,看来要拖后腿了。”一个中年男子,他满脸的胡渣,正是梅瑟。

    他的修为乃是四品灵帝。

    听见梅瑟的话语,熊文强却不着痕迹的冷笑道:“这群人小觑这个青年,到时候必然要吃大亏。”

    徐峰没想到自己竟然被女人看穿。

    都说女人的第六感很强烈,看来果然如此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来,也没有继续隐藏。

    他来到那张桌子前面,就坐下来。

    老者有些诧异的看着徐峰,他总觉得这个青年很不简单。

    面对他们这些中阶灵帝,还能够如此的气定神闲。

    “哎哟,这位前辈,我们又见面了!”

    徐峰看向身边的老者,笑道。

    那个老者满脸的尴尬,道:“小兄弟,你还是别称呼我前辈,我听着很尴尬,你要是不介意,那就称呼我一声老哥吧?”

    徐峰笑道:“那好的。”

    那个五品灵帝的老者,他看着身边的六人,道:“我先自我介绍一下,大家都称呼我枯木老人,你们也可以称呼我朽木老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朽木老人!”

    顿时,其中一个人满脸震惊的看着老者。

    朽木老人的双眼深处,闪现过一抹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他缓缓的笑道:“想不到还有人知道老夫,敢问阁下是?”

    “在下唐海。”

    那个知道朽木老人的中年男子,他的皮肤白皙,双眼深处闪现过一抹凝重。

    “我叫做杨嘉诺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做梅瑟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做聂婷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做熊文强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做徐峰。”

    随着七个人都把自己的名字介绍出来。

    朽木老人点点头,道:“诸位,我觉得我们大家不要浪费时间,赶紧找个地方,取出令牌,然后找到那宝藏所在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我赞同!”

    随后,七个人从心意酒楼分散着离开,他们来到流水城的外面,那是一处比较隐秘的场所。

    朽木老人率先取出自己的金色令牌,紧接着又是杨嘉诺取出来,随着一个个的取出金色令牌。

    最后,徐峰的金色令牌取出来之时,七块金色的令牌竟然,直接融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呼呼呼……

    一阵阵的金色的光芒散发出来,风声不断的吹动起来,哗哗的树叶的声响传出来。

    只见,那金色的令牌上面,竟然是一个和尚模样的人,此人显得很是凶神恶煞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杀佛灵帝!”

    朽木老人的见识比较广,他看着金色令牌里面那道虚影之时,内心都是震撼。

    其他的几个人听见杀佛灵帝这个人,都面色微微变化。

    徐峰却没听说过杀佛灵帝此人。

    想来应该是个强悍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那是地图!”

    随后,那金色的令牌,转化成为一副地图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朽木老人率先看完地图,一声吆喝,他朝着那地图所指的地方快速的窜出去。

    其后,杨嘉诺也是不甘示弱,他的速度很快。

    徐峰和熊文强在最后。

    徐峰看向熊文强,问道:“熊老哥,那个杀佛灵帝很厉害吗?”

    “你竟然连杀佛灵帝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熊文艳有些吃惊,旋即他心道:“看来这个徐峰必然不是西区的人,否则不可能不知道杀佛灵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