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东阳云芝,东阳夜华,你们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东阳苛的双眼猛然一凝,目光扫过两人身后的山洞。

    当看到守在山洞外面的小豹子之时,脸色瞬间变得阴沉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去而复返的目的,就是眼前的山洞里面,还有一株白凤晨曦草。

    之前的时候,他本来发现山洞里面的白凤晨曦草,奈何有几个人,也跟着来到。

    故而,他就假装这个山洞里面没有宝物,将那几个人都给引开。

    其中,被他引开的人里面,就有之前来东阳城的雷凰宗弟子。

    可是,他万万没想到,自己好不容易将那些人引开。返回来到山洞外面,山洞已经被徐峰抢占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东阳苛的内心都是愤怒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就觉得自己和徐峰很不对付。

    仿佛从他遇见徐峰开始,就没有好事。

    “你管我们怎么在这里,与你何干?”

    东阳云芝很不客气的道。

    东阳苛这些年,在东阳世家霸道惯了。

    唯独东阳云芝,根本不怕他。

    当然,东阳云芝也不需要怕他。

    东阳云芝的天赋,比东阳苛还要好。

    再加上东阳老祖的宠溺,东阳云芝的性格,本就是天不怕地不怕。

    东阳苛咬了咬牙,嘴角微微扬起,双眼深处浮现出一抹怒色和狰狞。

    他和东阳云芝虽然都是东阳世家的人,可是两人根本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。

    可以说,都不知道相隔多少代了。

    曾经有一段时间,他对东阳云芝,可谓是穷追猛打。

    只因为,东阳云芝的天赋比他高。

    他也很清楚,只要东阳云芝成为他的女人,两人珠联璧合,必然能够称霸东阳世家。

    奈何,东阳云芝根本不屑于和他打交道,屡屡导致东阳苛颜面扫地。

    最终,在东阳吉的干涉之下,东阳苛才放下执念。

    如今,他内心的执念,似乎变成邪念。

    “东阳云芝,你们身后的山洞,乃是我先发现的,里面有几株不错的灵材。”东阳苛满脸的趾高气昂,要知道,他的修为已经顺利提升到丹元境七重巅峰,只差一步就可以突破丹元境八重,眼前的东阳夜华和东阳云芝,两人联手,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当然,他比较忌惮的是山洞里面的徐峰。

    不过,他觉得自己突破到丹元境七重修为,根本不惧徐峰。

    甚至,他早就想要趁着自己突破修为,好好教训教训徐峰。

    “你们赶紧让徐峰滚出来,将灵材交出来,不然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东阳苛身上,丹元境七重巅峰修为弥漫,满脸都是煞气。

    东阳夜华脸色微微变化,没想到东阳苛的修为,竟然短短时间,就提升到丹元境七重巅峰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吧!我的修为突破到丹元境七重巅峰?”看着东阳夜华的神情变化,东阳苛嘴角扬起,“你们是自己滚,还是要我亲自动手?”

    还没等东阳夜华和东阳云芝开口,徐峰从山洞漫步而出。

    “你是自己滚,还是要我动手?怎么哪里都有,阴魂不散?”

    徐峰脸色微寒。

    他对东阳苛,可真的没有任何好感。

    此人性格乖张霸道。

    心胸狭窄。

    “徐大哥!”

    看着徐峰走上前来,东阳云芝当即开口道。

    徐峰点点头,身上丹元境四重中期修为浮现,道:“莫不是之前在东阳盛会的时候,对你的教训还不够?你还想要继续被虐?”

    东阳盛会之上,徐峰的实力碾压东阳苛,导致对方颜面尽失,差点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这对于东阳苛来说,简直是毕生的耻辱。

    如今,被徐峰再次提起,死死的咬着牙齿,身上的灵力疯狂涌动。

    身上的二阶巅峰枯木奥义浮现,双眼深处带着冷厉的杀意:“徐峰,我的修为突破到丹元境七重巅峰,你现在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浑身灵力疯狂涌动,东阳苛栖身而上,狂风涌动,双手凝聚成为掌印,仿佛是踏浪而来,浪潮涌动,一波接着一波,双手猛然轰击而出。

    显然,东阳苛想要趁着徐峰没有准备,趁虚而入,抢占先机。

    掌法的威力很强,灵力就像是浪潮,疯狂的翻滚蔓延,虚空震颤。

    眼看着东阳苛的掌印袭来,徐峰从容镇定,脸上带着一抹不屑。

    东阳苛依旧是这样的好高骛远,虽然修为突破到丹元境七重巅峰。

    可是,气息根本不稳定,明显就是服用天材地宝,亦或是丹药,猛然提升修为的。

    这种提升对于实力的增加,并没有太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不过,能抵挡修为提升诱惑的人,确实不多。

    “太弱了!”

    本来东阳苛觉得,自己突破到丹元境七重巅峰,实力飙升,打败徐峰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哪知道,他的手掌即将攻击到徐峰之时,徐峰对着他摇摇头,满脸的鄙夷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东阳苛满脸狰狞。

    没想到徐峰竟然如此羞辱他。

    然而,紧接着的瞬间。

    徐峰的星辰战刀出现之时,天地都被刀芒弥漫。

    “无极光斩!”

    徐峰施展出极光弑杀刀法,刀芒猛然撕裂,一刀斩出,虚空破碎。

    东阳苛双眼瞳孔猛然收缩,他的掌法顷刻间就被刀法,直接撕裂。

    整个人猛然倒退,却已经来不及。

    星辰战刀狠狠的斩在他的手臂之上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一声惨叫响起。

    东阳苛的手臂,从肩膀的地方,直接唰的飞出去,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紧接着他重重的砸在十多米开外,捂着肩膀发出凄惨的嘶吼声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想死,我成全你……”

    东阳苛三番五次的挑衅自己,徐峰可不会留情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你不能杀我……我是东阳世家的第一继承人……”

    东阳苛看着徐峰朝着自己走来,满脸的狰狞。

    “东阳云芝,东阳夜华……你们不能看着我死……我叔父待你们不薄……”

    东阳苛感受到徐峰身上的杀意,他真的怕了。

    对着东阳云芝和东阳夜华吆喝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东阳云芝俏脸有些苍白,虽然和东阳苛不对付,可大家毕竟都是一个家族的人。

    而且,东阳苛的叔父就是家主东阳吉,对方这么多年,也没有仗着家主,欺负过他们这些后生晚辈,都是百般照顾。

    如今,东阳苛手臂被斩断,若是再被徐峰斩杀。东阳吉自己也没有子嗣,到时候怕是会伤痛欲绝,毕竟这么多年,谁都看得出来,东阳吉把东阳苛,真的是当亲生儿子一般对待。

    “徐大哥(徐兄)……还请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东阳夜华和东阳云芝,终究还是心软。。

    可是,东阳苛的双眸深处,却弥漫着森然的杀意。

    心道:“你们等着,我会让你们死的很惨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