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克林,有一种揉眼睛的冲动。

    跪,跪了?

    这他么的是天剑的传承者,那是威名赫赫,震慑大陆几万年的天剑的传承者?

    不相信!绝对不相信!打死都不相信!暗中,几个伟岸的身体都没有控制住,一丝丝的气息在不断的外泄。

    秦无道和龙惜叶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良久,秦无道才叹息一声,喃喃道:“克林,这家伙真是一个人才。”

    龙惜叶也是似笑非笑的道:“这叫成大事者,不拘小节。”

    秦无道翻着白眼,道:“你能做到?”

    “不能!”

    龙惜叶回答的异常干脆。

    秦无道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什么成大事者不拘小节,什么人才,克林这样的人,只会让人感觉到恶心,除非之外,还能有什么?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几个元婴期巅峰却没有管那么多,冷眼看着克林,寒声道:“那你还不快点把传承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看到周围那冷漠的眼神,克林差点没哭了。

    他么的,这传承,他也不想要,这是硬塞给他的好不好?

    而且,你要他拿出来,他怎么拿?

    他都不知道怎么得到的这传承。

    在一大群元婴期巅峰和元婴期高阶的目光注视下,克林刚刚的骄傲,刚刚的自满,那是一点都不剩下。

    “我,我,我也,不知道,怎么回事……”克林结结巴巴的说道;“不知道?”

    元婴期高阶和巅峰们,眉头微微一皱,倒也没有多少失望,克林这样的人,除了撞大运,他们实在是想不到,他还能怎么得到传承了。

    他哪一点能被天剑看上?

    一个元婴期巅峰,随时有可能突破的武者站了出来,冷淡的看着克林,眼中带着浓浓的厌恶,道:“把你怎么得到传承的经过,详细的说一遍,另外……”这个武者看了看四周,淡淡的道:“诸位,我的名字叫做满涛,能请你们离开吗?”

    “满涛?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不少人吃了一惊,显然,这个名字很有名气,而且,带来的是恐惧。

    事实上也确实如此。

    满涛战将,在战将榜,排名前二十。

    而且,他素以血腥和残忍闻名。

    当即,元婴期中阶开始离去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,迟疑了一下,低声道:“满涛战将,您问出了传承后,能不能将这个人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他至今不想放过克林。

    满涛战将看了他一眼,微微一笑,就在其他人以为他答应的时候,他轻轻的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那个元婴期中阶的脑袋,凭空炸裂。

    “废物,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唧唧歪歪?”

    其他人一惊,不少人眼中带着惊怒,脚下离去的步伐却更快了。

    元婴期中阶离开之后,高阶的众人,也有不少选择了离去。

    最后,只有极少数的元婴期高阶和元婴期巅峰留下了。

    满涛战将冷眼看了看他们,轻哼了一声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这些元婴期巅峰都是战将,纵使力量上不如他,也绝对不差多少,真打起来,他也要消耗不少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事关天剑的传承,谁都不可能退步。

    在这种关键的时刻,满涛战将敢驱逐他们,他们就敢和满涛战将一战。

    “说吧!”

    克林慌忙将怎么得到的传承,说了一遍,听的众人很想直接弄死他。

    这样都能得到传承?

    难道说,想得到传承,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艰难,只要有地图就可以了吗?

    这么一想,众人对地图,不禁生出几分贪婪。

    “将你的地图交出来。”

    满涛战将立刻命令道;克林眼中闪过一抹不舍,更有一抹恐惧,颤声道:“大人,一副地图,大概只能用一次,我在内围的时候,地图就没有反应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反应,不是你说了算!”

    满涛战将声音冰冷,道:“快点交出来,不然,杀了你,然后搜身。”

    克林吓得一哆嗦,慌忙拿出了一副地图,赫然是天剑传承的第一幅地图。

    此刻的地图,上面又微微泛起了一抹光芒。

    满涛战将眼睛一亮,伸手就要去拿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一个元婴期巅峰坐不住了,大喝了一声,一巴掌拍向了满涛战将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满涛战将早就想到会有人动手了,毫不犹豫的一掌反击过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两位战将对碰了一击,相互冷眼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出手的那位战将冷声道:“满涛,知道你做事霸道,不过,你也别无视了我等,传承那不是你一个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就凭你?”

    满涛战将不屑的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一侧的另一个战将怒哼一声,道:“他不够,加上我够吗?”

    两位战将同时出声了。

    顿时,满涛战将脸色发青,却也不好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他自忖实力远超其他人,但是,两位同等级的武者一起出手,就是他估计也要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见到满涛战将退了步,出手的一位战将声音缓和一些,毕竟,满涛战将的实力,在他们中,那属于绝对拔尖,要不是为了天剑传承,在场估计没有谁愿意得罪他。

    “这地图是我们的,不是个人的,我们应当人人有份。”

    “人人有份?

    呵呵,那不知道,我有没有份?”

    一个调笑声响起,紧接着,说话之人,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分神期?”

    “毒火天将?”

    看到这个人,在场的战将们纷纷发出惊呼,神色充满了忌惮。

    来人赫然是万龙世界内一百零八天将之一,毒火天将!他笑眯眯的看着众人,道:“不知道,这地图,有没有我的一份?”

    战将们面面相觑,都有点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元婴期高阶,更是一个字都不敢发出。

    战将都沉默了,更不用说他们这些实力更低的人了。

    出手攻击满涛战将的战将,略微沉默后,缓缓的道:“当然,自然有毒火天将的那一份!”

    毒火天将满意的点了点头,道:“那就好,对了,这地图,放在这小子的手上,终究不是什么好事,他已经得到了一份传承,说不定还会引发什么,我看,这地图就放在我手里吧!”

    说完,毒火天将就要去拿地图。